原油2024年前瞻:低油价“三大骑士”或发威,红海局势能否救赎?

原油2024年前瞻:低油价“三大骑士”或发威,红海局势能否救赎?
在经历了2020年以来的首次年度下跌后,油价在新年的第一周出现了犹豫的反弹,原因是胡塞武装继续袭击红海的集装箱船。

不过,分析师并不过多地指望基准市场,除非出现重大的供应中断。例如,高盛表示,去年的供应增长令人惊讶,今年可能会继续,给国际价格带来上限。
高盛的美国大宗商品销售主管Sarah Kiernan本周表示,美国石油产量将继续增长,去年几乎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但她指出,它将以更为温和的速度增长,她还提到了巴西石油产量的增加。
本月早些时候,EOG资源公司的总裁也表示,今年美国石油产量的增长将低于去年。在一次投资者活动中,Billy Helms说:“去年产量很大,明年的产量下降幅度会更大。这告诉你,美国的产量将无法以去年的速度继续增长。”
在需求方面,英国《金融时报》援引分析师的话指出,持续的经济担忧将成为石油需求的缓和力量。然而,油价下跌意味着燃料价格下跌,这将刺激需求。
据外媒Bloomberg报道,德勤本周发布的一份报告称,预计WTI原油今年均价为每桶72美元,比2023年的均价下降7%。
德勤的加拿大油气和化学品全国负责人表示:“这是好消息。我们都是某种形式或时尚的消费者,这些价格走软将有助于房屋供暖和车辆加油。”
另一方面,油价走软可能会导致美国的产量增长走低,即使钻探公司谨慎对待已述增长的支出。WTI交易价格越低,钻井公司就越少以额外供应的名义把水平钻井推向极限。
但与此同时,一些人认为美国石油产量今年可能会继续强劲增长,使OPEC的日子更加艰难。
瑞典SEB的首席大宗商品分析师Bjarne Schieldrop表示:“如果美国的产量在2024年继续非常强劲地增长,达到2023年的水平,那么OPEC+的处境将会艰难得多……尤其是在全球石油需求同时疲软的情况下。”
说到OPEC,该组织正处于一个艰难的境地。在其他任何时候,减产220万桶/天都会大幅推高油价。不过,现在交易商普遍对减产不以为然,因为他们关注的是美国、圭亚那和巴西的产量,以及亚洲国家的需求(今年料将萎缩)。
高盛的Kiernan表示,今年油价的风险正在下降。他说:“基本的供需风险仍可能更倾向于下行,政治尾部上行风险始终存在,最近胡塞武装袭击红海航运等事件凸显了这一点。”“就基本面而言,人们正在关注库存余额,目前的曲线形状并未显示市场吃紧。”
正是由于这种基本面因素,沙特降价导致油价下跌,因为这被解读为沙特试图在充满挑战的环境中保持住市场份额。
总而言之,似乎多数分析师预计,今年将是媒体所称的油价疲软之年,不会有太大刺激。但预计1月初油价存在潜在疲软。分析师们表示,交易员们似乎在很大程度上不理会巴以战争,认为它与油价无关,但局势升级的危险始终存在,可能将大型产油国(尤其是伊朗)卷入。这无疑会影响油价。
至于今年的需求及其疲软,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亚洲国家。作为全球最大的石油需求驱动者,去年创下了一个又一个纪录,但交易商对需求增长不佳感到失望。
今年,由于分析师预测需求将走软,预期可能会有所缓和。但如果油价保持低位,亚洲国家将购买更多,哪怕只是为了填满自己的储罐。这种情况以前发生过,如果条件合适,还会再次发生。当然,总是有出现意外的可能性,从而推高油价,但暂时这种可能性还相当遥远。

(美原油连续日线图,来源:易汇通)
北京时间1月11日14:37美原油连续报71.92美元/桶。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