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亿欧元入股新势力,玛莎拉蒂母公司Stellantis能否“带飞”零跑汽车

图片[1]-15亿欧元入股新势力,玛莎拉蒂母公司Stellantis能否“带飞”零跑汽车-七星期货

继大众7亿美元入股小鹏后,又一个“反向合资”案例在中国新势力车企中上演。
10月26日,中国新势力车企零跑汽车与跨国车企、玛莎拉蒂母公司Stellantis集团双双宣布,Stellantis集团将投资约15亿欧元入股零跑汽车,获得其约20%的股权并拥有2个董事会席位。
同时,Stellantis集团和零跑汽车将以51:49的比例成立一家名为“零跑国际”的合资公司,在除大中华地区以外的其他所有市场开展出口和销售业务,以及独家拥有在当地制造零跑汽车产品的权利。
 
 
然而,资本市场的反应却略显“无情”。10月26日当天,零跑汽车(09863.HK)股价高开低走,以32.8港元/股收盘,下跌10.87%;10月27日,零跑汽车股价延续高开低走的趋势,以32.15港元/股收盘,再度下跌1.98%。
零跑汽车表示,本次合作除了进一步提升零跑汽车在中国汽车市场的销量,同时也将依托Stellantis集团在全球其它市场的成熟商业布局,提升零跑汽车在其他市场的销量;而Stellantis集团也将借助零跑汽车的电动车生态,以助力实现“Dare Forward 2030”战略规划中的电气化目标。
为什么是零跑?
根据零跑汽车公告,Stellantis集团将以43.8港元/股的价格认购零跑汽车配发及发行的194,260,030股H股,认购事项的所得款项总额为85.09亿港元,将用于公司的研发投资、营销、提升生产力以及运营资金等。另据其创始股东大华股份(002236.SZ)公告称,拟以34.93亿港元的价格向Stellantis集团转让零跑汽车9000万股。
上述交易完成后,Stellantis集团将合计持有零跑汽车21.26%股权。如果单一股权占比来看,Stellantis集团将成为零跑的最大股东。
不过在10月27日线上深度沟通会上,零跑汽车联席总裁武强表示,在Stellantis入股后,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朱江明等组成一致行动人的持股比例将从27.5%摊薄为23.5%左右,仍为零跑的最大单一股东集团。
Stellantis集团全球首席执行官唐唯实(Carlos Tavares)在10月26日战略合作发布会上回答双方的控制关系时强调:“我们没有资格进行控制,我们没有控股权,我们也不想控制,但我们希望能全力支持。作为董事会成员,我们会参与决策过程及讨论过程,但一切决定都由他们自己来决定,由CEO和董事会成员来决定,我们是其中一个董事而已。”
Stellantis集团公告显示,Stellantis集团今年上半年营业收入984亿欧元,净利润109亿欧元,并以14.4%的调整后经营利润率持续成为全球汽车行业利润率最高的企业之一。
不过,在中国市场,Stellantis集团一度发展遇阻,尽管已先后与长安、广汽、东风成立合资公司长安PSA、广汽菲克和神龙汽车,但长安PSA最终在2019年被股东双方售出,广汽菲克于去年在亏损的情况下被申请破产,神龙汽车也在近几年陷入危机,至今仍未走出低谷。
随着长安PSA和广汽菲克的败退、神龙汽车的萎靡,Stellantis集团似乎快要失去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今年前三季度,Stellantis集团旗下神龙汽车累计销量6.38万辆,同比减少29.47%。
就在前不久,10月19日,神龙汽车的另一大股东东风汽车宣布,购买神龙汽车位于武汉和襄阳的特定土地使用权、建筑物和构筑物,再将其出租给神龙汽车,以支持神龙汽车的可持续发展;同时还表示,当前中国汽车市场新能源汽车正加速替代传统燃油车,自主新能源产品加速抢占合资品牌传统优势市场,合资非豪华乘用车品牌发展空间受到严重挤压,预计到2025年合资非豪华乘用车比重将下降至29%。
 
唐唯实在10月26日的战略合作发布会上也承认:“Stellantis集团也需要对中国市场有一定的曝光率,我们在中国市场目前不算太成功,所以我们非常偏向于依赖一家中国的成功公司。”
另一边,零跑汽车今年第三季度营业收入56.555亿元,同比增长31.9%;累计交付44325辆,同比增加24.5%;单季度毛利率首度转正为1.2%。
但是零跑汽车今年第三季度的经营利润依然处于亏损状态,经营亏损为10.254亿元。以交付44325辆的数据计算,零跑汽车第三季度销售一辆车仍亏损约2.3万元。
摩根大通证券研报表示,零跑汽车2023年3季度业绩超预期,但2024年业绩的提升空间可能会受到行业竞争的制约。
目前,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竞争异常激烈,零跑汽车除了要面对老牌新势力车企“蔚小理”的前后夹击,还要面对传统车企自主新能源品牌的异军突起。
与此同时,零跑汽车的全球化发展也进展缓慢。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朱江明不久前表示,“我们从去年开始也在尝试海外的市场,做了一些欧洲的出口,像T03,所以我们今年有几千辆的出口。”
Stellantis集团公告显示,集团急需在未来十年内快速实现其在“Dare Forward 2030”战略规划中的电气化目标,计划到2030年,在欧洲售出的乘用车中纯电动汽车占比达到100%,在美国售出的乘用车及轻型卡车中纯电动汽车占比达到一半。同时,Stellantis集团还计划到2038年成为一家净零碳排放企业。
江西新能源科技职业学院新能源汽车技术研究院院长张翔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Stellantis在北美、欧洲、亚洲等市场的新能源汽车都有销量,但是销量都比较少,而入股零跑、还和零跑成立合营公司,在中国市场以外生产与销售零跑汽车,Stellantis可以从中享受到行业红利,双方也可以实现资源互补;目前,零跑汽车单凭自己的能力去做全球化发展也比较难,因为中国已有很多比零跑规模大的新能源品牌出海后的销量都不尽如意。
对于此次合作,朱江明表示,这是一次强强联合,将给双方带来互惠双赢的伙伴关系。零跑汽车不仅以最具成本竞争力的方式为市场带来同级别最优的电动车,还要将零跑汽车的产品销往全世界。
而唐唯实则表示,现在是Stellantis集团支持零跑汽车的全球扩张规划并担任引领性角色的最佳时机,借助本次合作,Stellantis集团商业模式中的一片潜力领域将得到开发,也将通过零跑汽车的竞争力在中国和其它市场获利。
新的市场?
根据零跑汽车公告,零跑汽车将与Stellantis集团在荷兰注册成立合营公司零跑国际,将通过借助Stellantis集团在全球范围内的营销渠道,加速布局零跑汽车产品在全球的销售,这首先将始于欧洲市场。
在10月27日线上深度沟通会上,零跑汽车联席总裁武强表示,电动车电动化中国走在了前面,接近了40%的渗透率,其他市场以欧洲为头的有20%左右,比中国也就落后2到3年的情况,其他地区也会慢慢跟进,所以电动化的发展,海外必然是我们作为全球化公司所要关注的点。
所以不难理解为什么中国的新能源车企纷纷牵手国际巨头车企。
但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双方合作协议,零跑汽车需要出资980万欧元,获得合营公司49%的股份,而Stellantis集团则出资1020万欧元,获得合营公司51%的股份,成为零跑国际的控股公司。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零跑汽车今年第三季度经营利润依然亏损10.254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14.005亿元,较第二季度的27.624亿元环比减少49.3%。同时,零跑汽车第三季度的销售成本同比增长19.6%至55.882亿元;研发开支和销售开支分别同比增长17.3%和13.1%至4.74亿元和4.413亿元。
由此可见,造车不仅需要庞大的资金投入,还需要充足的现金流支持。
武强表示,零跑的资源、规模有限,不可能在海外大举投入资源,所以选择这样的合作方式去做。目前的合作框架范围既不包含零跑在国内的业务,也不包含Stellantis集团在国内的业务;零跑国际是将在欧洲注册成立的合资公司,尽管是在海外作为营、销、服的独家抓手和实体,但仅限于零跑品牌的汽车,不涉及任何Stellantis旗下14个燃油品牌的燃油车和电动车。
目前,Stellantis集团在全球有1万个销售网点,欧洲4000多,这些网点散落于不同的国家,武强透露,预计零跑明年会有两三款车车型开始在海外销售,逐步地到2025年、2026年会达到1011款可在海外销售的车型。
对于零跑国际股权的安排,武强认为,在业务合作上的开展主要是借力,让Stellantis发挥其作用和资源,所以在海外业务的合资公司由对方控股;但这也不是意味着零跑失去了控制,因为零跑在海外没有控制,也没自己的版图,毕竟零跑资源有限,如果向海外大举投入资源,投入产出比达不到就会有负面影响,所以不存在让出了主权和控制,双方合作是共赢。
武强强调,“我们不提技术输出,更多的是整车及车的部件及产品推向国际化市场”。关于零跑汽车对外出口的时间进度和车型,武强表示,今年年底这笔交易还需要通过开股东会及走监管流程,预计明年第一季度才能去构建零跑在不同市场的策略以及具体运营的计划,所以车的正式交付是在明年年中。
张翔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这次合作反映了,Stellantis集团在新能源转型方面比较滞后,如果自己研发新一代新能源技术与平台需要很长的时间,投入也会很大,而与中国新能源车企合作是一种捷径,也节省了时间,毕竟欧洲的新能源窗口期也是有限的,一旦错过就没有机会。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4